第九届中国胎儿医学大会会议笔记:第三天

关键词:胎儿医学 产前诊断 会议笔记

作者: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胎儿医学科

 

 

尽管天地间是连珠的大雨,胎儿医学大会会场内却依旧火爆异常。不知不觉中第九届胎儿医学大会已进入最后一天的会议议程,讲者与学员们的学习热情丝毫不减。

准确地估测胎儿体重是诊断胎儿生长受限的前提。目前国际上存在定制曲线、半定制曲线和基于人群的非定制曲线等多项胎儿生长曲线参考值,但应选择哪种参考值尚未达成共识。来自上海交通大学附属新华医院的张军教授就这一问题引经据典展开讨论。张军教授首先详细分析了Hadlock、INTERGROWTH-21st等常用的非定制曲线。由于Hadlock法来自200余位白人中产妇女,受限于族裔和样本量,用于中国人群可导致SGA假阳性率增加。而根据已发表的INTERGROWTH-21st研究数据显示,未经区域校正的参考值用于不同地区(如香港、加拿大等)可影响SGA诊断的准确性。而定制曲线虽然被证实优于非定制曲线,但由于方法学的限制,基于地域、种族、母体情况等多项因素校正获得胎儿估重的方法获益并不足够理想。张军教授指出,结合中国国情,临床实践中不一定要实施个体化定制,根据地区等主要影响因素进行校正的半定制曲线可能更为合适。
加拿大西奈山医院母胎医学部Tim Van Mieghem教授介绍了Prenatal diagnosis 的主要关注热点,以及即将召开的ISPD大会的情况。《母胎医学杂志(英文版)》编辑部潘旸主任带来了母胎医学杂志的英文版Maternal-Fetal Medicine的详细介绍。该杂志59.6%的专家来自中国,作为中国第一个妇产科学界的英文杂志,其愿景为打开中国原创文章走向世界的窗口。
北京安贞医院胎儿心脏病专家何怡华教授带来了Quantile score基于多中心的胎儿超声心动图正常值。目前通用的胎儿Z-score评估胎儿心脏病变程度和外科手术适应症存在一定局限性,因为放宽了预测误差连续标准差的假设而模型依然假设在孕龄上正态的误差分布。预测误差随胎儿生长而增大。胎儿期由于其客观的生长状态不同于新生儿和成人。何教授的研究应用多中心大样本的数据使得定量分析数据特征更准确,能真实反应数据分布特征,其敏感性的提高提示其对胎儿心脏病的产前诊断及预后分析更加准确。Q-score可能是重新思考胎儿超声心动图测量的第一步。何教授随后又带来了“胎儿心脏占位的遗传学检测和咨询”。何教授指出胎儿心脏占位最常见的是心脏横纹肌瘤,产前诊断非常困难。胎儿心脏横纹肌瘤是结节性硬化最早出现的表征,但不是所有的结节性硬化都在产前出现横纹肌瘤。胎儿心脏超声可以诊断胎儿横纹肌瘤,心脏横纹肌瘤与TSC密切相关,多发性横纹肌瘤是结节性硬化的强预测因子,但单发横纹肌瘤也不能除外结节性硬化的可能。胎儿横纹肌瘤以TSC2基因多见,使用胎儿心脏超声联合高通量目标基因检测,对结节性硬化高危人群进行筛查,可以将结节性硬化的诊断提高到产前。
NT增厚、三尖瓣反流和静脉导管A波反流都是胎儿心脏结构异常的筛查指标。南京鼓楼医院的郑明明教授带来了“早孕期超声心轴联合大血管夹角筛查先天性心脏病的研究”的演讲。郑明明教授指出早孕期超声在测量NT的同时,当NT异常时,可以在三尖瓣反流检测的基础上,增加三血管切面大动脉夹角角度的评估,有利于增加早孕期胎儿严重心脏异常的检出率。
来自于南京医科大学附属妇产医院许争峰教授团队的王艳医生介绍了他们团队有关“孤立性侧脑室增宽胎儿的拷贝数变异研究”。讲者首先介绍了侧脑室增宽的定义,侧脑室增宽发生率为0.3-1.5/1000,分为轻度(10-15mm)和重度(≥15mm)。提出孤立性轻度侧脑室增宽虽然大部分预后良好,但是其中大约7.9%与神经发育异常相关。因此该研究以产前血清学筛查阳性的病例作为对照,对154例轻度孤立性侧脑室增宽的羊水及脐血样本进行了染色体微阵列分析(CMA)并对其出生后进行了随访。该项研究结果显示孤立性轻度侧脑室增宽样本致病性CNV的检出率为8.4%,对照组血清者筛查高风险的胎儿的致病性CNV的检出率为1.6%。讲者还展示了相应病例CNV信息及随访的结局,指出检出致病性CNV的胎儿比未检出致病性致病性CNV的胎儿预后差;其检出的致病性CNV可能参与了宫内侧脑室增宽的发展与出生后神经系统发育异常疾病。随后讲者又针对“靶向测序在先天性心脏病胎儿检测中的应用研究”进行了介绍。先天性心脏是发病率最高的出生缺陷,发病率大约10-12/1000,30-50%的婴儿死亡由其造成。讲者介绍大约28%的先天性心脏异常由遗传因素引起。研究纳入136例先天性心脏病的羊水穿刺样本,其中接受核型的118例中核型异常占了13.2%,接受CMA的102例中致病性CNV占了13.6%,核型与CNV都正常的样本有44例进行了panel测序,测序检出率13.6%。整体的遗传检出率为29.4%。讲者总结了相关的致病基因信息,提出针对遗传检测阴性的胎儿需要进一步的外显子测序。

来自于南方医科大学附属南方医院杨芳教授团队的安钢医生介绍了基于染色体微阵列技术的单纯性胎儿生长受限的遗传病因研究。该研究的研究对象为单胎且不伴有结构异常的FGR,研究纳入127例FGR样本。结果显示存在12例CMA异常及3例核型异常。安钢医生展示了染色体异常的类型与组成比例,并指出28周之前或者28周之后诊断为FGR的两组的检出率在他们的研究中并无显著差异。研究指出孤立性FGR,即使是28周以后发生的FGR,都是进行CMA检测的指征。随后讲者还分享了病例,指出FGR或者生长过度胎儿具有进行UPD分析的指征,但UPD分析用NIPT、核型、CMA及CNV-seq无法检测出。研究结果同时指出CMA感染占了大约0.8%病因,需引起重视。

来自于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廖灿教授团队的符芳医生介绍了“外显子测序在结构异常胎儿中的应用研究”。该研究的对象为2011年至2015年该中心产前超声评估发现结构异常的胎儿,对入组胎儿样本进行了核型、CMA及一部分proband-only、一部分trio外显子测序分析。结果显示18.2%的结构异常胎儿存在核型异常;致病性变异的检出率为8.2%;而外显子测序发现可能的变异可以解释表型的检出率为24%,其中proband-only为23.1%,trio为26.5%。使用外显子检测的额外发现的检出率为6.1%。符芳还展示了入组他们研究的各种结构异常类型相应的核型、CMA及WES的检出率及检出信息,强调随着入组样本的不同,检出率会有所差异。紧接着符芳医生介绍了“应用全外显子测序技术产前诊断骨骼发育异常胎儿病例”的研究。该项目是外显子测序在结构异常胎儿中的应用中的一个部分。符老师着重分析了核型,CMA及WES在骨骼系统异常胎儿中的检出率,展示了该研究中胎儿骨骼系统发育不良的基因型与表型。
来自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罗艳敏教授分享了“胎儿后颅窝异常的产前诊断:CMA在胎儿小脑发育不全胎儿中的额外诊断价值”。罗教授首先介绍了后颅窝异常的分类和病因,指出他们此项研究的目的是为了探索不同后颅窝异常和CNVs的相关性,评估CMA在小脑发育不良中的应用价值。她展示了不同类型的后颅窝异常的诊断标准以及CMA检出率,结果显示CMA在核型正常的后颅窝异常病例中的检出率为18.5%,同时比较了不同类型的后颅窝异常的CNVs检出率。并且总结了15例小脑发育不全病例的CMA的研究结果,指出在6例孤立性CH胎儿中CNV异常的为2例;在9例合并其他异常的病例中CNV异常的为8例。罗教授指出总体而言,CMA在核型正常的孤立型和非孤立型胎儿中均有较高的应用价值。随后罗艳敏教授介绍了发表在Prenatal Diagnosis的一项研究成果“双胎发生的特殊现象:产前诊断中SNP芯片鉴定双胎合子性质的意外发现”。双绒双胎的胎盘之间血管相互独立,因此对一胎结构异常进行KCL减胎通常不会引起另一胎儿宫内死亡。但罗教授的团队发现了一例双绒双胎的胎盘之间存在血管吻合情况,进而对双胎的胎盘进行SNP芯片分析判断合子性。结果发现在辅助生殖的双绒双胎中可能存在罕见的胎盘血管吻合。单绒双胎也可能存在受精卵的染色体不分离,两胎儿染色体不一致的情况。因此产前诊断时,当单绒毛膜双胎外生殖器不一致、或者单绒双胎选择性生长受限、单绒双胎之一外生殖器异常,来自单个胚胎移植时的双绒双胎及双绒双胎合并TTTS时,在进行产前诊断时需注意合子性的鉴定。双绒毛膜性双胎当提示单合子性时,谨慎使用氯化钾减胎。

来自解放军总医院的卢彦平教授介绍了“NGS无创产前检测胎儿FGFR3基因突变方法学建立及临床应用”。卢教授首先介绍他们团队极为感兴趣的疾病——软骨发育不全,该病是胎儿期最常见的非致死性骨骼畸形,最常见的侏儒症,表型主要为身材矮小,腰椎前凸,特征性面容等,并伴有一系列远期并发症,患者生存质量严重受损。她指出针对FGFR3基因的一个热点突变进行介入性产前诊断是目前主要的ACH胎儿产前诊断方法。卢教授提出能否孕中期无创筛查FGFR 4多个突变,早期发现ACH及致死性侏儒等其他骨骼系统疾病?紧接着她给出了答案,并介绍了方法学的建立过程,包含的FGFR3突变位点信息及无创产前检测测试和临床验证结果。卢教授总结建立的NGS能够在ACH、TD胎儿母体外周血中检出胎儿突变,且在孕中期及孕晚期均表现出理想的准确度。基于NGS的无创产前检测对于父源遗传疾病及自身突变所致遗传疾病的产前筛查具有良好的应用背景,且多个基因联合筛查,降低成本有可能实现临床应用。

来自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孙路明教授团队的周鑫垚博士介绍了该院胎儿科关于“靶向外显子测序在胎儿骨骼系统发育不良产前诊断中应用”的研究。截止至2015年骨骼系统发育不良疾病共四百多种,相关致病基因达三百多个。如何对其中的胎儿骨骼系统发育不良进行有效的明确的产前诊断是目前临床面临的困境。因此该科室团队探索了靶向外显子测序技术在胎儿骨骼系统发育不良产前诊断中的应用的可行性及其在产前咨询及诊疗流程中的地位。研究结果表明靶向外显子测序技术在该团队骨骼系统异常胎儿样本中(核型与CMA阴性样本)的阳性检出率为83%。讲者对这个cohort的表型和基因型做了详细的描述,最后总结该研究的优势在于该组样本的阳性检出率很高,这要归因于临床医生对于临床表型的很强的pick up能力;同时panel测序针对性强,可较少意外对于咨询以及妊娠选择的困扰;同时也指出6周的报告周期相对还是较长,需要改进;并探讨了对于阴性的病例是否有进一步WES的必要。

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的卫星医生总结了孙路明教授团队“180多例单绒双胎射频消融选择性减胎术后胎儿死亡的相关因素”。涉及的结局指标包括减胎术后胎儿死亡的发生率和围手术期相关因素。所有病例均进行了产前诊断。围产儿结局分析提示23%会发生射频消融减胎术后。减胎循环超过2次是减胎术后发生保留胎儿死亡的独立危险因素。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原鹏波主任总结了单绒多胎微波减胎的疗效分析。微波减胎在肿瘤病人中使用较多,但在胎儿医学领域中运用较少。微波治疗具有起效时间短,自带冷却系统,并且没有烧伤风险。他展示了45例微波减胎病例的临床结局,发现微波减胎的临床结局与射频减胎的效果相当。后续将开展射频消融和微波治疗疗效比较的单中心前瞻研究,比较两者的临床结局和可能的相关因素。

什么样的TRAPS需要进行射频消融术?什么样的病例可以保守治疗?这也是众多胎儿医学工作者关注的问题。来自中国医科大学盛京医院刘彩霞教授团队的尹少尉医生分享了TRAPS的射频消融减胎术和保守治疗的经验。他认为,20周后手术效果可能优于20周前。随后他汇报了“双胎无创非整倍体的筛查”。随着二胎政策的开放和高龄孕妇辅助生殖的增加,双胎的比例明显增高,双胎的无创非整倍体筛查也变得至关重要。他们开展的一项研究纳入了1160例双胎的中国孕妇,最后发现随着孕周增大,其外周血DNA的含量逐渐增高,无创NIPT对双胎的敏感性和特异性较高,但仍需要更大规模的研究完成双胎无创产前筛查的策略。
第9届中国胎儿医学大会今天完美落幕了。大会的主题:“避免过度干预”,提出了医患需要共同努力,改“过度”为“温度”,提供具有“成本效益”的治愈方案。大会还通过主题演讲、专题发言、病例讨论、圆桌会议、辩论等多种形式,阐述了近些年来胎儿医学在遗传、超声和宫内治疗方面的进展。此次大会的会前会还成立了“中国宫内治疗协作网络”,并提出了“中国胎儿宫内治疗中心建设标准”的初稿,从而促使我国胎儿宫内治疗未来的发展能够走向规范化、标准化、协作化的健康发展道路,并开展多中心的临床研究。大会最后半天专场用来汇报国内学者开展的较为优秀的研究成果,亦希望通过此平台,鼓励更多的本土原创性研究走向国际的舞台。参会者均表示满载而归,流连忘返,让我们明年5月再次相聚!
来源:公众号“中国产前诊断杂志”
编辑:Nicole
校对:Damine
审核:Mark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基因慧:数字生命健康创新服务 » 第九届中国胎儿医学大会会议笔记:第三天

相关推荐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