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咖论健》68期 | 专访奥维森基因联合创始人张旭:让基因技术服务人人健康

关键词:凝心聚力  融合发展  服务大众

大约用时:10分钟

导语
2017年底,奥维森医学中心在天津空港开幕(详情),值此期间,基因慧专访了奥维森基因集团副总裁、奥维森天津医学中心CEO张旭。从南开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毕业后进入华大基因,经历12年运营管理后选择创业。奥维森如何从0到1,建立团队,在京津宁等地开疆拓土,展开科技服务、健康管理、医学检验等服务的?我们来听听张旭先生的分享。
划重点
1. 三大选择经历:选择华大,选择销售,选择NGS;
2. 从华大基因尖刀班走出来的创业者;
3. 奥维森(allwegene)基因的由来;
4. 选择以微生物作为创业的起点和核心竞争力;
5. 奥维森的科技、健康和医学三条分支汇聚的终点是人人健康。

张旭,奥维森基因集团联合创始人、副总裁,奥维森天津医学中心CEO。2005年毕业于南开大学生命科学学院,2006年初加入华大基因,拥有超过12年的行业运营和管理经验(其中2年海外)。曾任华大基因北中国区副总裁,华大基因天津特区执行副总裁,华大基因美洲片区COO,华大基因大中华区高级营销总监等职位。

专访内容
1. 从南开大学生科院到华大基因
【基因慧】张总,您好!按照惯例,咱们先谈谈您的背景。您2005年毕业于南开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那时候包括我在内面临着一个真实的“谎言”:“21世纪将是生物学的世纪”。这个“谎言”现在变成现实了,但在2007年华大基因南下深圳扩招之前,对于生物相关专业领域的毕业生,就业和职业规划都是比较模糊的,12年过去了,您当时怎么笃定这行继续干下去呢?
【张旭】这是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之前在知乎上我也被问到类似对于考大学填报生物类志愿怎么看、对于生物产业的发展怎么看等等问题。对于基因慧的这个问题,我想用我在华大的3段经历来回答。

选择华大:2005年我从南开毕业后一直在天津一家生物公司工作。事实上我从出生到上大学再到工作,从未离开过天津,这可能是一个标准天津人的生活方式。在2006年元旦期间我读了杨焕明老师关于人类基因组计划的一本书,里面的内容深深的震撼了我。于是我做了个重要的决定,一定要走出去!因为当时天津的生物产业发展步伐相对较缓,我希望有机会能与行业顶级的大佬们一起工作,向他们学习,快速成长。因此,逐渐开始搜寻北京的相关工作机会。在收到的几份offer里,北京华大基因研究中心最为吸引我,因为这是杨焕明老师工作的地方。学生物的同学都知道人类基因组计划中国部分是由华大基因牵头承担并合作完成的。因此,我毅然决然辞掉当时的工作,奔往当时在地图上(当时北京的地图只到五环)都找不到的——北京华大。

选择销售:华大总部在搬去深圳之前,只有北京和杭州两个基地(杭州华大是做水稻基因组时建立的),另外在上海还有个华大天源(现辉源生物)做药物筛选。我是2006年3月加入北京华大,进入了当时的“大平台市场部”。那时任大平台的负责人是王俊,市场部的负责人是杨爽。最初只有4名销售,其中包括我。由于当时华大尚未对外正式做过市场,销售的技术(服务)也未整理清楚。因此,我们4人游走在华大的各个部门,搜寻相对成熟的产品和服务,然后回来自己编写产品目录、设计产品目录、设计取样包装、设计样品信息单、联系印刷厂制作等等。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觉得印象深刻,如同刚开始就做了次小创业。准备好基本物料后,就在北京开始了市场推广。3个月过后,我们把市场扩展到了南京、武汉、广州和重庆。而我也离开北京,为华大在南京创建了办事处,开始了长三角区域的业务拓展。

选择NGS:在加入华大至华大南下深圳之前的一年多时间里,我始终工作在市场一线,对整个生物产业的轮廓有了大至的了解。同时,也深刻明白了一个道理——技术的革命,必将会带来产业的大发展!在2005-2007年间,国际基因组学领域先后出现了3种测序技术被称作新一代测序(The Next Generation Sequencing)的:454系统(焦磷酸测序)、Solexa系统(边合成边测序)和SOLiD系统(边连接边测序)。这些技术的出现对于传统的低通量测序技术是个非常大的颠覆性创新,势必会助力产业升级。此外,有一个不得不去关注的重点——测序成本。随着技术的发展,测序成本的下降速度不断超越摩尔定律(Moore’s Law)。这两个趋势使得之前单个实验室无法承接基因组学研究,以及单个机构或实验室无法负担高昂的研究成本变为可能。2007年,中国农科院蔬菜花卉研究所黄三文教授课题组与华大基因合作了黄瓜基因组,后来也顺利发表在《Nature Genetics》杂志,即说明了这个现实。因此,我当时就觉得人类基因组在2003年完成后所带来的发现,在NGS技术成熟后必将会更容易获得大量推动医学和人类发展的数据和成果,也必将惠及老百姓的医疗健康,这应该才是人类基因组计划等的初衷。

所以你问我为什么那时就笃定的在这个行业坚持干下去,相信以上这几点足以说明。

2. 从华大基因尖刀班走出的创业者
【基因慧】您曾在华大基因担任过北中国区副总裁、天津特区执行副总裁、还有美洲片区首席运营官等,那是一段非常宝贵的时光啊。现在回想看看,它对于您现在有着哪些重大的影响,特别是对于创立奥维森基因的初心驱动而言?
【张旭】在华大基因工作的这段时光是我最宝贵的人生记忆。华大之于我就像是一所大学,能提供巨大的舞台和充足的展示机会。回想在华大走过的每一段经历,至今仍历历在目。记得在2008年初,当时汪老师从华大内部挑选了十几名同学组成“尖刀班”,为了快速学习NGS原理、产品知识、应用方向等,我们在深圳经过了一段魔鬼般的训练。由汪老师亲自挂帅进行训练和指导,每天看文献不少于10小时,然后做PPT给全体人员讲,讲(理解)的不好就重来,直到真正弄明白为止。之后还有现场模拟,汪老师扮演大客户,大家轮番去拜访拿下客户。脑子塞满时就穿插着华大的经典保留项目——爬梧桐山。经过近2周的残酷训练,有9名同学打出山门,下山去开拓国内首批NGS市场。其中,赵菁菁、王军一和我主攻北中国区。经过2个月的不断拓展,市场终于撬开,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签下华大第一个miRNA和DGE测序项目。由此,NGS技术逐渐被大家认可和接受。
【基因慧】尖刀班当时也是出了名的严格,华大还是特别重视人才培养的。但是后来听说您自己从尖刀班出来了,是什么原因呢?
【张旭】2008年8月有个机会摆在我面前,华大计划要把一代测序业务从当时市场占有率仅有3%成为全国服务占有率最高的机构。我决定从被抽调的尖刀班出来,并且说服了当时在深圳做HPV项目市场的李清林一起回到北京组队开干。而与此同时,文洁老师被汪老师从华大的诊断试剂公司吉比爱抽调到当时的六合华大任总经理,全面负责一代测序产业方向。在文老师的帮助下,清林和我开始重新整理销售队伍,并使之迅速扩大到一百多人的全国团队(除西藏外)。加之内部由吴婷婷、陆瑶等技术大拿主导的强大交付实力,六合在2018年当年扭亏为盈,并且全国占有率突破23%,2009年全国占有率突破51%。2010年华大获得国家开发银行巨额贷款授信并在同年向Illumina采购了128台HiSeq 2000测序系统。有了这些重型武器,华大亟待大量业务涌入来填满这些通量。因此,同年3月王俊在华大深圳总部给大家开了一个动员会号召大家“走出去”,并于2010年4月在美国波士顿成立美洲华大,在同年5月与丹麦哥本哈根建立欧洲华大。在参加完动员会后,我于2010年5月份被尹烨总召唤到深圳总部工作,6月份办理了美国签证,7月初奔赴波士顿开始了我在美洲华大工作的日子。当时我们在MIT旁的Cambridge Innovation Center 十四层租了一间小办公室作为BGI Americas 的总部,但我们(Julia, Paul, Zhuo & Xu等)干的很卖力也很开心。选择在这里办公是因为我们对面就是当时全球最大的基因组学中心——Broad Institute。经过几个月的不断努力,于2010年9月,促成华大基因与Merck制药公司美国总部签署了为期5年的超过千万美元的研发大单。之后,我们在费城儿童医院(CHOP)和加州大学戴维斯(UC Davis)分校各建立了本地实验室做科研和临床的测序数据交付。2012年4月我回国工作之前,美洲华大在北美与排名前20的药厂中的19家都签署了科研合作协议,美洲华大的销售贡献也成为当年华大基因全球测序市场中份额仅次于大中华区的。从美洲华大回国后,收到当时任华大基因北中国区负责人田埂的邀请,去负责初建状态的天津华大。在华大的这几次工作调动中,都像是在内部创业。紧接着,杨玲、倪培相、易鑫等陆续加入了天津华大,在杨玲老师的带领下大家搭班一起把天津华大从2012年最初的十几个人做到2014年的两百多人,年收入从8万元到3200万元。期间,天津华大孵化或优化了很多华大医学早期产品:NIFTY、耳聋、新筛、老年病、PGD、孕前、女性4癌、遗传性肿瘤、肿瘤O-Seq等。也就是在这期间,因为距离研发团队比较近,我学习了很多医学转化的知识。因为大都是在天津研发孵化的产品,早期推广都是我带队出去,也练就了我在医学市场上的一些经验。这也为我后来创业的冲动买下了很深的伏笔。

【基因慧】您在美洲华大的这段经历很丰富,从那之后,对于创业一定有了更深的理解和想法,那和文老师一起创办奥维森的初心是什么?

【张旭】在华大工作10年,在各体系各岗位锻炼了10年。在这期间萌发了很多想法和感悟,而且有些事只能在华大体系外才好实现。因此,我选择了创业。而创业的伙伴兼导师则是当年一起扛过枪打过仗的文洁老师。文老师一直是我的老师,睿智且有大智慧,可以非常轻松面对许多艰难的挑战和困境。选择文老师作为创业伙伴,是因为她不仅在基因组学领域有卓越成就,在诊断试剂、疫苗等方面也是成绩不菲。

我们创立奥维森,终极目标是要让基因科技所带来的应用更多的服务于科研用户和大众的医疗健康。奥维森(allwegene)从基因(gene)这个概念出发,解释基因和人们(we)之间的关系,进而来解释基因和所有物种(all)之间的关系。这就是allwegene名字的由来。

3. 生于天津,毕业天津,回归天津

【基因慧】您曾在南开读书,又负责过天津华大的整体运营工作,现在又再次回到天津创立奥维森医学中心,有衣锦还乡的感觉吗?还是百折千回?从从业和创业角度。

【张旭】虽然从南开毕业,之前也在天津华大工作过,但目前在事业上还未做到让自己认可的成就。此次回到天津创立奥维森医学中心其实是作为海河儿女借故乡天津这方宝地实现自己的创业目标,谈不上衣锦还乡。

选择天津作为奥维森的医学中心,一方面是顺应了国家对于京津冀一体化大思路大发展大战略的重要指示。我们认为京津冀一体化使得天津政府对生物医药行业生态的发展政策、人才的聚集政策、研发的促进政策等都起着非常重要的推动作用。另一方面天津的医疗资源有自己的优势:天津的妇幼系统是全国最健全的妇幼网络、天津肿瘤医院是全国排名前三的大型及学术型肿瘤医院、天津泰达心血管医院是全国较好的专科医院、天津中心妇产科医院是全国排名靠前的辅助生殖专科医院、中国医学科学血液病研究所又是白血病及CAR-T做的非常好的医院。随着人口老龄化和二胎政策的开放,天津对于精准医学和人人健康的需求会逐步加强。此外,作为天津人我热爱这方土地,更热爱这里的人们。选择在天津创立医学中心,不仅要对天津医药行业的基因技术应用转化起到引领和带动的作用,更重要的是为天津人民做好服务,让天津真正意义上实现某些病种的绝迹,提升某些疾病的诊断和治愈概率,从而提升人民的整体生活水平。政府引领社会实现人人小康,奥维森服务百姓实现人人健康。

4. 以微生物为创业切入点的核心竞争力

【基因慧】奥维森成立4年来,从北京总部到成立南京科技公司、天津医学中心,目前也是“国家高新技术企业”、“中关村高新技术企业”、“科创型企业”和“中关村瞪羚企业”,最开始选择微生物组这个赛道的考虑是什么呢?

【张旭】奥维森从2015年以来发展节奏确实比较快,不但是国家高新企业、瞪羚企业、专利试点单位,又获得“北京市新技术新产品(服务)认定”、ISO 9001:2015质量管理体系认证,同时还获得近30项软件著作权和4项发明专利。目前在北京有科技服务板块的全国数据交付中心、健康板块的全国运营中心,在南京有科技服务板块的南京中心,在天津有医学中心,在美国New Jersey的Rutgus Univeristy有联合实验室。

 我们当初选择以微生物作为创业的起点和核心竞争力,一方面是因为我们从2010年MetaHIT开始就一直关注微生物组学的发展。随着二代、三代测序技术的发展,按照技术革新必将带来产业发展的定理,宏基因组与整体微生物组的研究从2010年开始每年呈现超越人类基因组研究成就的速度在跨越发展。肠道微生物基因组作为人体的第二基因组是对第一基因组信息的补充。即不能单纯的看人体本身的基因及表达情况来诊断病因,还应在一些疾病领域加强微生物组的分析来共同确诊。人体肠道微生物与消化道疾病、心脑血管疾病、神经精神类疾病、代谢紊乱疾病、各种肿瘤的发生与治疗(最新的关于PDL1的疗效影响)等的关系随着技术的发展日益清晰。另一方面,我们自身有很强的微生物组实验技术和信息技术的优势。众所周知,对微生物群落的16S保守区测序中最常用的是 16S rRNA基因的V3-V4区,而这个区域的长度在580bp左右。

目前市场上只有Illumina的MiSeq测序系统的PE300测序方式可以将其测通。这个测序技术的难点在于建库的稳定性、碱基不平衡文库混库的定量的稳定性、整体文库上机测序前的定量的稳定性等等。当时几乎所有测序公司都可以提供这种服务,但当奥维森的微生物测序服务推出并逐渐被科研工作者们认可后,现在除我们之外整个北方的测序公司都已经不再提供MiSeq PE300测序。为什么我们可以做到?是因为一方面我们的测序技术人员是陪伴着Illumina平台从最初只能读35个碱基一直协助其改进到HiSeq 4000的出现,可以说对这个平台上所有的测序系统内部结构及零件了如指掌。此外,凭借公司实验平台积累的多年经验,目前已经可以对超过60个物种(包含空气、石头、牛奶、茶叶等特殊样品)进行稳定的环境微生物DNA提取,并采用了自有的融合引物一步建库法,结合稳定的定量,使得测序速度行业最快可以达到疾速7天,数据质量行业最稳定Q30>85%,超越Illumina官方推荐值。此外,在单菌基因组、宏基因组、宏转录组、宏病毒组等方面技术服务领域,奥维森都有自己区别于同行的竞争优势。

 在那时,国内同行公司的发展均在早期,仍有很大待开拓的空间和市场,在此前提下,我们选择了微生物这个赛道进入创业阵营。几年下来,已经积攒了大批优质合作伙伴(如:中科院微生物所、中科院青岛能源所、北京协和医院、北大口腔医院、301医院、中国农大、中国农科院、江南大学等)并助力发表了很多高水平科研文章。

5. 稳健发展的运营战略

【基因慧】相对而言,奥维森基因在区域上没有太快去扩张,但是在品牌上发展节奏很快(从奥维森科技,奥维森健康到现在的奥维森医学),且非常稳健,是基于什么样的规划呢?在奥维森的未来版图上,看到有成都、深圳等地的基地建设蓝图,还有互联网商业模式,两者是如何配合的?

【张旭】你说的非常对,奥维森确实属于稳扎稳打型,不会盲目扩张、急于求成。我们为什么没有跟风直接做医学而先以科技服务为起点,是因为观察了行业内很多创业公司的优势、问题,也研究了一些失败公司的教训,发现还是需要有科技服务平台作为载体和触角先让市场产生依赖。有了科技服务,可以让更多的科研工作者、临床医生、生物公司等用到我们的技术,从而认可我们、愿意跟我们合作,同时可以磨练技术和团队。这样,当我们做到医学和健康方向时就积攒了很多现成的客户、成熟的技术及人才队伍。如果需要股权融资,我们自我造血能力(呈45°夹角的年业务增长曲线)和本身锻炼好的硬实力也会非常容易获得投资人信任。

如同你观察到的,我们之前在品牌在科技之后才逐渐发展了健康和医学。为什么是这个逻辑?是因为我们在做科技的这几年积累了大量的自有技术、知识产权和科研数据,有了这些我们就很容易往这两方面转化。比如说奥维森健康,基于我们多年的微生物组学服务沉淀的技术,开发了便保存液,它可以在粪便取样后常温下至少存放30天,菌群DNA这类和丰度不变,目前已获得医疗器械生产许可证。由此,我们开发了一整套肠道检测套装、益生菌和益生元调节产品、膳食管理方案等一体化健康服务体系,品牌取名“菌相依”,希望人们可以与菌群相知相爱,与健康相依相伴。在此之后,我们积累了大量健康人的肠道菌群数据,结合在科技板块的疾病和肿瘤等其他方面的科研合作成果,建立了奥维森医学。同时,我们还积累了IVD和医疗器械的资深专业人才队伍,作为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将来会呈现多元化发展。

【基因慧】在奥维森的未来版图上,看到有成都、深圳等地的基地建设蓝图,还有互联网商业模式,两者是如何配合的?

【张旭】未来奥维森会基于科技、健康、医学的业务开始在区域上有所扩张,挑选一些自有资源和有合作优势的落地城市,确实有计划在西南和华南有所布局,而你提到的成都、深圳等在考虑范围内。为什么是这两座城市?成都是中国西南部中心,有着得天独厚的人口、教育、医疗等资源。成都的生物医药产业发展相对滞后,但又亟待被开发。政府已经制定了相应的人才、租金、税收等政策,希望重点引进此类企业入驻来改善整体产业生态,同时奥维森在成都有自己的医院和研究单位合作资源。因此,成都是我们的考虑之一。另外,深圳作为中国最好的特区,毗邻香港、国际化程度高、城市人口较年轻、容易接纳新技术。深圳政府作为最开放最合作的政府,敢于制定一些先行先试的政策给想干事的企业发挥自己的全部热情和能力。因为临近香港,深港合作的很多利好政策都可以享受,并且可以合作香港的医院和高校,同时,更可以很好的招聘国际化人才。具体的计划会根据我们的产业侧重不同进行建设并配合整体发展。

至于互联网商业模式,是相对于传统商业模式的营销手段。科技板块中的很多技术服务都趋于标准化。这样的需求越多,就越可以加速互联网O2O模式的形成。至于健康板块,从开始我们就设计了互联网商业模式。产品经过小试和中试之后,会连接广泛客户群体实现快速直接的B2C模式。我相信互联网模式会让更多人了解并参与进来,加速推动生物医药产业的发展速度,从而竞争衍生出更多的好产品(服务)。由此产生的用户数据和基因数据等都会形成大数据库,为将来的公司战略及产品研发提供强有力的证据和指导。

6. 从精准医疗到奥维森基因的使命

【基因慧】随着奥巴马2015年提出精准医学,国家各部委的部署,精准医学裹挟着成百上千的创业者和投资者。您在十几年前已经进入这个行业,同时是科班出身,纵观您从业这12年的行业演变,您是怎么理解精准医疗这四个字的?

【张旭】我对于精准医疗的理解重心主要体现在精准二字,即之前大家常说的个体化,想做好医疗最基本的就是精准。我们日常拿到手的生化检测、基因检测、蛋白检测、代谢检测、X光检测、CT检测、B超检测等等结果是否准确无误?我们的医生给病人做诊断、做治疗方案(开药)、做手术方案等是否都精准?药物对患者的疗效是否对症、手术大夫对病患部位是否可以做到全方位精准切除?一线城市的大医院主任医师和三线城市县医院的主治医师对于同样简单且症状明确的疾病是否都可以按统一标准诊断清楚、按统一标准给出合理治疗方案?我认为这些都是构成精准医疗不可分割的部分。

在我看来,提到精准医疗最基础的是要做到精准用药。目前的很多药物比如华法林(Warfarin)、氯吡格雷(Clopidogrel)、波立维(Plavix)、以及很多肿瘤化疗和靶向药物都明确规定需要先做基因检测再行用药,像赫赛汀(Herceptin)等药物要看基因表达情况来决定用药。

举个例子,比如克罗恩病(Crohn’s Disease, CD)。它是一种原因不明的肠道炎症性疾病,临床表现为腹痛、腹泻、肠梗阻、伴有发热、营养障碍等肠外表现,病程多迁延,反复发作。之前临床并无较好的治疗方案。随着科学界对于肠道菌群的研究日益成熟,发现可以通过选择肠道菌群配型合适的供者对患者进行粪菌移植(FMT)的方式来对CD病人做治疗,效果异常明显。

刚才其实已经谈到,奥维森基因就是让国际最领先的基因技术为大众的科研、诊疗、健康做全方位的专业服务,这是我们创业的初心,也是团队的共同愿景。

【基因慧】您作为奥维森基因的联合创始人和副总裁,您认为奥维森基因的“基因”是什么呢?

【张旭】谈到奥维森基因的基因,在我理解可以分三个层面解释。第一,品牌的基因。解码生命奥秘本元,维护集体稳态平衡,构筑人人健康森林。通过这三句话可以清楚理解奥维森想干什么。第二,团队的基因。奥维森从创始人文洁到最基层的员工都信奉“优秀是一种习惯”以及“团队是企业发展的硬道理”。我们重视吸引人才和培养人才,对于工作特别突出的员工给予不定期(定级)的岗位晋升。在奥维森只要你敢,机会就在你面前,一切皆有可能。第三,产品的基因。基于我们要做的事及我们团队的气质,奥维森打磨出的产品也是自带光环。比如我们科技板块的微生物组测序方向,部门年收入超过2000万元,MiSeq扩增子测序产品北方第一。动植物重测序方向,虽部门成立时间短,但先后承接了2个《 Nature Genetics》 级别文章的合作,超过10个PNAS级别文章的合作。整体科技板块承接的超过百万级的单个项目就不下5个。因此,奥维森基因的“基因”总结起来可以是:凝心聚力,融合发展,服务大众!

7. 人人健康的终极目标
【基因慧】在国内的人口红利期,基因市场的顶端生态链朝着“BT+IT”发展。在这方面,奥维森基因有布局大数据平台吗?如果把奥维森的科技、健康和医学三条分支的数据聚合到一个江湖,您认为这个江湖终点是什么?(核心优势和规划)

【张旭】基因组学的发展离不开生物技术与信息技术,即BT+IT。信息技术发展到今天离不开大数据处理,这就需要高性能计算机群来做匹配。当这种需求越来越普遍且大众又不具备运营这样的超级计算服务器时,对大数据云计算平台的渴望就呼之欲出。

奥维森在创立之初就有此考虑,无论从样本信息、基因信息、表型信息还是病患信息。从科技板块运营之初就启用了AIMS(Allwegene Information Management System)作为我们从销售意向到签单、样本录入、数据产出、结果发送等全方面的数据管理系统。随着我们的各板块各项数据的累计,对数据库的需求、主(被)动计算、大数据的整合、可视化交付等的需求正迫使我们朝大数据平台方面迈进。我们目前正在考虑建立面向全体科研及医学健康用户(不仅是做过项目或服务的用户)的云计算服务平台来解决上述问题。

其实,如果将奥维森的科技、健康和医学三条分支的数据汇聚,我认为终点是人人健康。从人类基因组计划、精准医学计划到人体微生物组计划等,基本都遵循从科学发现,到产业转化,再到临床应用,最终实现人人健康这样的路径。奥维森凭借自身团队优势努力追求科技、健康、医学三者的多维度数据价值转化,不断突破极限,为实现我们的创业初心而不断努力。奥维森的企业文化是“优秀是一种习惯”,企业愿景是“基因技术服务大众”。从最初已经把将来要做的事业规划好,按照终极目标做产业和人才布局,逐步实现服务大众的目标。

【编后记】和张旭在天津医学中心开业典礼上碰面的几个小时中,他一直在忙前忙后接待到场的嘉宾,谦逊、周全、温文儒雅的作风和气质。奥维森基因集团总裁文洁老师(详情)在采访中对我们表示,“和张旭共事了很多年,他在华大期间已经表现出非常出色的工作作风,做事认真负责,一丝不苟”。上周看到朋友圈张旭喜迎宝宝,家庭和工作的双赢,是经历、自律和格局的结晶。基因乃至生命健康的创业者有很多弄潮儿,当我们艳羡似乎突然成长的企业和人气时,不能忘记背后十余年的经验沉淀和对行业的情怀担当。在和张总沟通过程中,他也透露出对华大基因的感激。企业的市场竞争是本能,共建共享是格局。市场需要共同创造而后共同分割,放眼生命科学到医疗健康,眼界从中国到全球乃至太空的广袤领域,是我们这一代人砥砺前行的方向。

注:以上信息仅代表嘉宾观点,不代表基因慧立场。仅供参考,欢迎参与。

 

相关阅读

欢迎扫描关注基因慧官方微信,查看更多内容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基因慧:数字生命健康创新服务 » 《大咖论健》68期 | 专访奥维森基因联合创始人张旭:让基因技术服务人人健康

相关推荐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