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咖论健》65期 | 专访肺癌专家陆舜:精准医学给肺癌患者带来新希望

关键词:精准医学  基因检测   免疫治疗   基因大数据

阅读用时:6分钟

题记
 从人类基因组计划、微生物组计划到脑计划开启对生命数字化的认知,从基因测序、云计算到人工智能,使得生命数字化在技术上逐渐可行,生命时代已经来临。在“健康中国2030”的政策环境下,围绕基因大数据和医疗人工智能的数字健康领域技术转化,产融结合同时亦存在信息鸿沟。基于此,基因慧主办《大咖论健》,聚集政产学研资医媒等领域大咖参与行业探讨。第65期嘉宾是上海市胸科医院肿瘤科主任陆舜,探讨精准医疗如何使肺癌患者受益。

划重点
1. 过去的十年是肺癌最激动人心的十年;2. 通过靶标筛选找到合适人群,使患者实实在在获益;3. 我们的问题并不在技术,而是缺少规范化的临床试验;4. 我们已真正进入了免疫时代;

5. 产学研通盘合作,相互转化,最终为百姓、为病人谋求福利。

陆舜,上海市胸科医院肿瘤科(上海市肺部肿瘤临床医学中心)主任。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临床医学博士,上海市领军人才,上海市优秀学术带头人,擅长于肺癌的多学科综合治疗,对肺癌的早期诊断、综合治疗及转化性研究均有较高造诣,熟练掌握肺癌的靶向治疗及化疗进展。陆舜教授现担任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国际事务部委员、中国抗癌协会肺癌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华肿瘤学会委员、中国抗癌协会临床肿瘤协作专业委员会(CSCO)副秘书长兼常委、上海市医学会肿瘤学会主任委员等数十项学术职务。

专访内容

1. 肺癌研究激动人心的十年
【基因慧】陆教授您好,感谢您接受基因慧的专访。您从88年上海医科大学毕业至今在肺癌领域研究工作近30年,能和基因慧读者谈谈您如何进入这个领域而又保持数十年如一日的激情呢?

【陆舜】最初我被分配到上海胸科医院,师从中国肺癌治疗领域的先驱廖美玲教授,当时上海胸科医院的肺癌研究治疗在廖教授的带领下已经达到了国内的高峰水平。而过去的十年是肺癌最激动人心的十年,因为在这十年里,我们的治疗技术从组织学分型迈向了基因分型,新的肺癌治疗手段层出不穷,靶向治疗给肺癌领域带来了革命性的变化。30年前,我接触到的大多数肺癌患者存活期只有几个月,再到现在一些特型肺癌患者的中位生存接近5年,肺癌治疗水平在近些年突飞猛进,在这一领域工作也使我始终保持着极大的兴奋感,可以说从事肺癌的治疗研究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

【基因慧】您从2007年起参与承担非小细胞肺癌的国家课题,近几年NSCLC的诊疗发展迅速,您能以专业的视角在分子检测、免疫组化、靶向药等角度谈谈NSCLC的诊疗发展和您的研究成果吗?谢谢!

【陆舜】在过去的十年里,我们先后参与承担了很多863和973重点项目,并建立了很多国际合作,在2016年成功申请承担了科技部“重大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防控研究”重点专项——基于组学特征的肺癌免疫治疗疗效预测指标的构建和验证。随着这些年同道们共同的努力,中国的肺癌研究已经在国际肺癌领域有了一席之地,并在靶向治疗的很多方面我们还是居于国际领先地位的。

随着我们越来越多的同步参与国际新药的多中心临床试验,并在参与的时候做了独特的临床注册,相信在明年的上半年,中国的患者就可以用到一些基于免疫检查点的治疗药物,这是十分令人振奋且鼓舞的。我们在这些药物做注册的同时,也希望进行相应的生物标志物的筛查,因为这些药物在四人或者五人中只有一人是非常有效的,并且这个药物价格本身比较昂贵,这也表示了生物标志物的筛查在这个领域的重要程度,否则我们会付出很昂贵的代价。所以当我们通过靶标的筛选真正找到合适的人群,才能使患者群体实实在在的获益。

图:陆舜教授接受基因慧记者专访

2.肿瘤基因检测临床试验标准亟需建立
【基因慧】近期FDA批准了NGS肿瘤大Panel进入临床,这是否意味着NGS从概念正式迈向临床了呢?您怎么看待这项技术的应用和NGS未来在临床领域,特别是肺癌领域的应用趋势?【陆舜】现在国内有很多从事肺癌领域基因组学应用的公司,单从技术领域上讲,我们分成两块,一部分是基于全外显子测序;另一部分则是Panel检测,这和美国的情况非常相似,但同时在这些许许多多公司开展工作中也面临着一些问题,比如规范的检测、质量的控制、以及如何把检测结果整合到临床研究当中等。最近美国FDA批准Foundation Medicine的Panel,这个panel在美国人群当中的验证是能够很好的筛选出真正获益的人群,Foundation Medicine技术在三百多个基因当中的验证已经显示出了非常好的效果,而FDA则认为这个Panel还能够筛选出更多更好的靶点,这是非常好的开始。【基因慧】那您认为国内相关技术在获批过程中会有哪些问题呢?【陆舜】目前我们的问题并不在技术,而是缺少规范化的临床试验,现在美国以及全球已经有很多报道证明了这项技术的可行性,但问题是我们的检测方法仍然需要经过临床疗效的考核,我们现在还缺少后面部分的证据,我所知道的CFDA已在在审批2-3个。

3. 未来肿瘤诊疗模式

【基因慧】今年CSCO上,免疫治疗成为最大热点之一。我们看到随着bTMB免疫治疗疗效预测新指标的出现,继化疗后,靶向治疗和免疫治疗成为新的癌症治疗手段,您认为未来肿瘤诊疗模式将发生怎么的演化呢?

【陆舜】2011年美国FDA首先批准了伊匹单抗,在随后的四年又先后批准了几个药物,其中肺癌大家比较熟悉的就是易瑞沙、特罗凯、凯美纳,这些药物的出现给肺癌的治疗带来了根本性的改变,并被美国FDA批准纳入了标准的治疗体系当中,并且每年在肺癌领域都发生着许多里程碑式的变化,我们已从过去讨论新时代是否来临,到现在免疫治疗真正成为了标准治疗程序。而从药物演变来看,在过去的30年里,经历了10年化疗,10年靶向,再到2015年,我们已真正进入了免疫时代。

【基因慧】今年FDA获批准了首个CAR-T疗法,您如何看待这一被公众给予厚望的疗法呢?

【陆舜】CAR-T在血液肿瘤治疗领域确实是一个创新性的突破。但回到问题上,科学不等于医学,中国现在不乏做CAR-T研究的机构,但是问题是要像审核新药一样,需要制定一个临床疗效的验证规范。科学是在实验室进行的,但是医学是要有临床实践的,所以应当符合伦理,加以临床疗效的考核。任何用于临床的治疗手段,都必须经过临床试验加以验证。当然我们也非常希望国家层面可以制定出相关CAR-T临床试验的标准,不管是临床、机构、还是公司,都必须在一个像我们做药物临床试验一样在规范下进行疗效的验证。其他任何以科研为目的,不是以临床注册为目的的,我们就只谈科学的问题而不谈用于临床了。

4. 肿瘤基因大数据的挑战

【基因慧】在相同样本的不同维度,相同患者多节点的数据积累和资源投入,加上人工智能等技术的逐渐深入,放眼未来三年,您认为肿瘤基因大数据从根本上能给肿瘤诊断和治疗带来哪些可能在临床落地的突破呢?其中需要解决的首要挑战是什么呢?

【陆舜】现在是个数据时代,包括遗传数据和基因数据。毫无疑问,人群的临床数据是真正的大数据,而这个大数据还包括一个组学的问题,而不是单纯的说一个人,10万个人,还是20万个人的临床数据,虽然每个人的遗传数据本身就已经是大数据。但如果不能够将基因组学、免疫组学等各种组学的大数据进行整合,那么我们最终得到的也仅仅是数据大,而不是大数据了。当然美国关于这个基因组学,它有国家层面的数据库如TCGA计划,而目前中国还缺乏类似的平台,大部分还只是依靠公司去收集, 并得到有限的数据。

5. 精准医学的产学研之路

【基因慧】吉因加在近期组织举办了肿瘤基因大数据研讨会,做了许多科研、产业沟通的工作,您作为肿瘤临床诊治专家,在这一沟通协作过程中,都有哪些心得和建议呢?

【陆舜】有一点很重要的是,大家已经意识到精准医学是需要和临床上进行紧密合作的,而不是简单的追求商业利益。从国家层面主张的是产学研结合,也就是说,科学研究的成果如果要产业化需要和企业进行合作,将精准医学研究理论和技术转化成应用。在这个过程中,遇到的重大问题之一是标准建立,也就是我们如何从临床中获得足够量的标本,建立标准,再回到临床应用上。公司跟医院或者研究机构的合作,一定是基于研究成果的转化,在基础合作完成后,公司再实现产业突破。整体上需要产学研通盘合作,相互转化,最终为百姓、为病人谋求福利。

【编者后记】根据国家癌症中心的报告,肺癌在中国男性和女性的癌症中死亡率均居首位,且发病率逐年攀升。2015年我国有73.3万人诊断出肺癌,61万人死于肺癌;同时,基于基因检测的分子分型在非小细胞肺癌中应用也较早,基于PD-1/PD-L1, ALK, ROS1, EGFR, RET等靶点的非小细胞肺癌靶向药包括 Nivolumab, Crizotinib,Erlotinib ,Brigatinib, Gefitinib等;伴随诊断方面,2017年6月23日FDA批准了首个基于NGS技术的3种非小细胞肺癌治疗的伴随诊断试剂盒,11月批准了MSK的NGS癌症大panel,国家“十三五”中,肿瘤大数据中心和大数据平台的建设和研究是建设医疗防线重要课题。谈到大数据,大部分老百姓包括决策者不清楚,部分科学家自嗨,媒体在大数据和数据大中云里雾里,部分企业更是动辄和大数据、智慧城市挂钩,低估市场的判断。大数据是什么,怎么用?需要实事求是的市场教育,需要大数据专家和基因等领域的应用专家一起合作,帮助临床医生来落实医疗大数据的管理、挖掘和可视化。路漫漫,尚在起点。注:以上信息仅代表嘉宾观点,不代表基因慧立场。仅供参考。欢迎参与。
 
相关阅读

欢迎扫描关注基因慧官方微信,查看更多内容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基因慧:数字生命健康创新服务 » 《大咖论健》65期 | 专访肺癌专家陆舜:精准医学给肺癌患者带来新希望

相关推荐

抢沙发